欢迎访问 读客网!

 提醒您注意天气变化!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报 > 2018-07-11 > 正文
郑雄伟是解码肿瘤秘密的幕后智者
2018-07-11 00:00:00   来源:   评论:0

    郑雄伟在显微镜前观察

    名医风采

    本期人物:福建省肿瘤医院院长、党委书记、福建省肿瘤防治办公室主任、病理科主任医师、教授——郑雄伟

    □东快记者林雅通讯员游昌财江小千/文受访者供图

    汉代文学家班固言:“智者,知也。独见前闻,不惑於事,见微知著者也。”在病理医、教、研一线,一干就是36年的郑雄伟教授,正是这样一位见微知著的智者。

    不明肿物,是不是癌,切还是不切,是良性还是恶性,是早期还是晚期?很多人不知道,这并不是手术医生说了算,病理科医生才是给出最后判决的“法官”。

    探索疾病的本质,解码肿瘤的秘密……这正是福建省肿瘤医院院长、福建省肿瘤防治办公室主任、病理科教授郑雄伟和他的团队奋斗多年、不断攻克的方向。

    为何病理科医生被称为“医生的医生”,捍卫医学之本的“幕后英雄”?郑雄伟显微镜下的酸甜苦辣病理人生或许可以给你答案。

    苦:学海无涯取材到诊断“步步惊心”

    采访当天,记者见到郑雄伟时,他正在福建省肿瘤医院病理科办公室,端坐在显微镜前,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镜下方寸之地,从抽象的图案中,判断着疾病的本质。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以为病理医生其实就是花几分钟看看切片,写个诊断结果,但殊不知,要作出“最后的判决”,背后是一个经验缓慢积累的艰难过程。

    到底有多难呢?

    “病理学是知识结构复杂的学科,临床医生更多地掌握好专科本身的知识就好了,而病理科医生需要了解全身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各组织、器官、系统的知识。”郑雄伟说。有人做了一个统计,通常一个病理医生所管的范围要涉及1万多个最基本的病理形态,5000多个基本疾病名称。

    每一个病理医生入门正是从取材开始。病理诊断不仅仅只是“高大上”的显微镜下观察,其实从标本的搜集、取材开始,病理医生就已经在寻找诊断的线索。取材时医生要忍受各种脏器、坏死组织散发出的腥、臭味,尤其是肠道的标本,常常还有粪便、各种分泌物,再混杂福尔马林、二甲苯、石蜡、盐酸、树胶等处理液的味道,其中滋味难以言说。除了手术中用得比较多的冰冻切片,常规的病理切片需要做成石蜡切片,这需要几十道工序。取材对病理医生而言是一大关卡,说起取材郑雄伟如数家珍。他刚毕业时,发现从书本的理论到诊断实践,差距很大,可以说是抱着书都看不懂。他在老师手把手地教导之下,切了一个又一个标本,在显微镜下一个又一个地观察,一个又一个地认不同疾病的发生、发展及其不同的形态,跟老师学习一整年才入门。

    而入门仅仅是开始,发病理报告是慎之又慎的事情,因此病理医生远比其他临床科室的医生成熟时间长。特别是术中冰冻快速病理诊断是高水准病理诊断技艺的体现。想象一下患者在手术台上躺着,等着病理报告来决定着手术切除的程度和范围的状态。病理医生二三十分钟做出的肿瘤是“良”还是“恶”的判断,便让手术医生手起刀落,因此,从取材到诊断都“步步惊心”。也因此,只有副主任医师或以上级别的医生才有资格在报告上签字,而这一笔至少需要15年历练。

    在郑雄伟的办公桌上,除了显微镜,还有各种厚厚的病理学专著,靠墙的书架上也都是。这些书本由于经常翻阅,看起来比较破旧。他说,经典的病理学著作是每位病理科医生人手必备的“武器”。为此,福建省肿瘤医院的不少其他科医生都调侃,图书馆基本上都被病理科搬走了。

    甜:无声解疾为困于疾病中的生命护航

    为什么要选既“冷门”又复杂的肿瘤病理?

    郑雄伟坦言,其实不是他选择病理,而是组织替病理选择了他。

    目前我国各大病理中心的主任和学术带头人,这些病理学界的栋梁,其中有一大批人都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培养出来的病理医生,郑雄伟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们这一辈人身上有着鲜明的螺丝钉精神,干一行就爱一行,钻一行就精一行。“最初也曾有过希望自己是外科医生或内科医生的念头,但是干了病理之后,学得越久,就越舍不得放弃,只希望自己在这里面走得更深、更远。”郑雄伟说。

    一张张薄薄的玻片,在他的眼中代表着一个个鲜活灵动的生命,透过显微镜,他看到的是标本背后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精准医疗的基础是精准的病理诊断。”郑教授说,病理医生诊断结果的正确性,往往会对临床治疗产生很大的影响。诊断结果不同,医生在治疗方法和程度上也会有很大的区别。

    “病理与临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多年的积淀,让我们在临床上有了话语权,解开了一道道难题,临床医生认可,也帮病人解决了问题,这会让人越来越有干劲。”他说,这种成就感和自豪感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这也正是学者和科学研究者耐得住清苦,持续下去的最大动力。

    郑雄伟在消化道、软组织及恶性淋巴瘤等病理诊断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这些年来,有很多癌症患者被他及时发现,得到了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挽救了生命。相反,一些怀疑为恶性肿瘤的病例,经过病理诊断改写为良性疾病,把病人从癌中解放出来,得到了正确的治疗。

    每一个病理诊断报告书都关系到一个家庭的希望。三十六年来,科学严谨地应用自己所长为一个又一个困于疾病中的生命护航,郑雄伟的内心是充实的,也是满足的。

    酸:后继乏人病理陷“无人学、无人干”困境

    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是,有一种人不被允许出错!那就是医生!而作为“医生中的医生”,对于病理科医生要求更为苛刻。手术当中,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对取出的标本做出决断,一着不慎就可能让病人失去一条胳膊、一条腿、一个重要脏器,或是错过最佳治疗,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幸福与未来很可能因此葬送。有签字权的病理医生还可能被送上被告席。

    有着36年临床经验的郑雄伟指出,由于医学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病理绝对不是非黑即白的单选题,是与非的边界很模糊,充满高度迷惑性陷阱,所以其诊断难度是非常大的。一种形态的图像,可以对应的是多种疾病;而不同形态的图像,也有可能对应的是同一种疾病。

    如有一种年轻人多见,但容易被误诊的良性病变——结节性筋膜炎,显微镜下看到的就是瘤样病变,恶性的表现。一旦确诊为肿瘤,那就可能要做大手术切除,甚至是截肢。如果病理医生没有紧密联系临床,了解病人的病史、年龄、性别等,单凭送来的病理标本做诊断就很容易落入“陷阱”。

    郑雄伟指出,不仅如此,随着肿瘤学科的进展,研究的不断深入,病理诊断难度越来越大,要求医生更需要向专科化、亚专科化发展。以时下的免疫组化病理诊断来说,这种通过对细胞的“血型”进行鉴定,从而进一步确定“它是谁”,“它想干什么”,以此判断肿瘤是“良”还是“恶”,分型就有一千多种。病理医生要如何将疾病与分型进行精准匹配,非常“烧脑”。“事实上教训更能让一名病理科医生成长。”他说,正是通过对别人的经验教训和自己经验教训的反思,不断在纠错中学习,才造就了一位病理学家。一个人也只有对病理数十年的坚持,才有可能成为病理大家。

    “时时刻刻不能放下书本的原因也在于此,老医生不学习很快也会被淘汰。”作为积累了丰富经验的老病理人,郑雄伟依然谦逊而低调。同时,他也指出,当下不得不正视,现在的病理医生,承受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压力和风险,背后,却是病理医生劳动和科研价值的不被认可。这就导致病理学界后继乏人,令人担忧。

    临床和病理就像DNA双螺旋的两根链,大家互相帮助,才能螺旋上升。因此,福建省肿瘤医院很注重病理科发展,通过给年轻人创造“尽快脱颖而出、实现自我价值”平台,来激活团队的凝聚力、创造力和活力,从而实现待遇留人和事业留人。

    辣:无惧挑战探索肿瘤诊治研究最前沿

    走进省肿瘤医院病理科,在这里可以感受到显微镜下的世界不仅仅是冷峻的,还充满了令人惊艳的艺术元素。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将新、老几代病理人串联在一起,耕耘的成果,学术风范的传承在其间可以窥知一二。

    “我们的科室还是很多人愿意来的。”看到省肿瘤医院病理科在几代人的奋斗下,不断壮大,这令郑雄伟备感自豪。郑雄伟1982年到医院时,医院还处于筹备阶段,直到1986年才开院,建院初期的条件艰苦可想而知。从肿瘤的早期诊断几乎是空白的,到福建省规模最大、专业人员最多的病理科,他几乎是全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郑雄伟率先在省内开展分子病理新技术,为疑难病例辅助诊断和科研增添新的技术手段。

    他主持或参与国家卫生计生委、福建省科技厅及省卫生计生委课题共16项,在SCI或国内一线医学期刊发表文章60多篇,培养硕士研究生多名。他还主编《福建省恶性肿瘤报告》(2016年版、2017年版),参与编写《常见肿瘤病理组织学与免疫组织化学彩色图谱》。

    凭借一系列卓越的医教研成果,郑雄伟荣获福建省卫生计生系统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福建省先进医院工作者、福建医科大学优秀教师等称号。他主持完成的课题分别获福建省医学科技进步三等奖、福建医学科技奖一等奖,参与完成的课题获福建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福建省医学科技进步一等奖等。

    福建省肿瘤医院病理科的年外检量15000余例,冰冻4300余台,细胞病理8000余例。此外,该科室还担负着全省肿瘤病理专业的业务指导和培训工作,承担全省病理质控任务及全省性会诊3000余例,常年承担省内外医院病理科医生的进修培训工作。

    而对于郑雄伟和他的团队而言,荣誉仅是起点。他说,胃癌是福建高发肿瘤之一,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排在前三。接下来,他希望自己的团队可以在胃癌上做更多的研究。他认为,科研是对专业前沿发展充分了解后的再探索,把感性的东西从理性角度总结,从一个方面、一个发展方向对学科的难点进行研究和突破,才能推动医生和学科向更高、更深层次发展。

    瞄准前沿,但不随大流;结合临床,但求突破。这是郑雄伟的科研理念。今年他的团队就瞄准了AI(人工智能)在医学应用的前沿。目前正在跟福州大学一起研究AI(人工智能)在胃癌病理诊断方面的应用。如果成功了,那么这个模式可以在其他的肿瘤诊断上进行经验复制,样本量越是足够多,越能体现真实性。他希望借此,把医院的精准诊断、精准治疗做大做强,这也正是肿瘤专科医院的特色所在。

    肿瘤的诊疗充满挑战,道阻且长,但狭路相逢勇者胜。作为福建省肿瘤医院新任“掌门人”,郑雄伟说,科研也将是未来医院发展的“重头戏”。进一步提升诊疗能力,解决临床实际问题,是医院和医生的终极目标。

TOP10

资讯排行榜

TOP10

图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