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读客网!

 提醒您注意天气变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气资讯榜 > 厦门资讯 > 正文
《戏台》厦门梅开二度 杨立新怼陈佩斯表演比较夸张
2018-10-17 09:48:29   来源:厦门网   评论:0

  厦门网讯 据海峡导报报道 早年,和父亲陈强拍的父子档喜剧电影,曾风靡大江南北;

  之后,和朱时茂在央视春晚上合作小品,又成为几代人的记忆;

  这些年,和杨立新做话剧,再次获得观众的喜爱。

  这人是陈佩斯,离开电影、离开小品十七载,最终在话剧中找到人生的意义。

  话剧《戏台》是他和杨立新最钟爱的作品之一,今明两晚,将“搭”到厦门闽南大戏院的舞台,这也是《戏台》两年后重返厦门。

  64岁的陈佩斯,还是那个标志性的光头,胡子已花白,蹬着一双老北京黑布鞋,茶杯不离手。但最为执着的,还是他依然对艺术充满热情。

  昨晚,闽南大戏院举行“陈佩斯、杨立新戏剧作品《戏台》戏剧分享会”,许多戏迷冲着陈佩斯“老爷子”而来,有人说,有些戏,看一次少一次,也不知道下次看到会是什么时候。

  分享会前,导报记者独家专访陈佩斯和杨立新,通过《戏台》这部话剧探寻两位“大人物”背后的“小秘密”。

  转型话剧只为喜爱的喜剧艺术

  记者:《托儿》、《亲戚朋友好算账》、《阳台》、《阿斗》、《老宅》,这些年一部接一部,您一下子成为中国话剧市场的标杆。

  陈佩斯:2001年,我离开了电影,开始创作话剧,《托儿》票房达4000万元。但我不为票房,只为我喜爱的喜剧艺术。

  记者:观众看这部剧,有哪些亮点要特别关注的?

  杨立新:没什么亮点,就是好看,走到哪儿都是笑声,一波接一波的笑声。

  记者:很多出彩的、夺人眼球的东西就在“大嗓”身上,这个角色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说这角色是您表演生涯的一个高峰?

  杨立新:“大嗓”最大特色是一般人都演不了,要有娴熟的舞台技巧,有清醒的舞台认识,还得会演喜剧。就好比说,人人都会说话,不一定人人都会说相声;演员都能演戏,不一定都演得了话剧;能演话剧,但不一定能演喜剧;能演话剧还能演喜剧的,你不一定能在台上唱京剧。

  还有就是一般人很难想象杨立新这样去演喜剧,演喜剧的人也不敢想喜剧是这样演,它超出了过去我们很多演喜剧的形式感,很多方式方法全被它打破,它用技术技巧来完成这些喜剧的要素,达到效果。你必须得承认,我这么演是可以的,因为有观众做检验。

  海外巡演商业性演出不推票不送票

  记者:这部戏刚刚结束了在国外的巡演,这么一个中国故事在国外演,观众是怎样的反响?

  杨立新:咱们现在出国演出,看戏的基本上是华人,所以跟国内演出没有太大区别。唯一有一点能谈上区别的大概就是打上英文字幕,有不懂中文的华人就要看字幕。有时候人家还提意见,能不能把字幕搁旁边,我们这样看太累。

  陈佩斯:其实也有洋人看,但不多。他们叫“西人”,都是他们的家属,或者特别好的朋友。

  另外,我们去国外演出完全是商业性,没有依靠华人社团或者别人去推票,完全是一张一张卖票。当时我们还赶上一个特别不好的时段,就是9月初,加拿大还没有开学,所有家长都带着孩子回国探亲了。

  加拿大温哥华还有一个毛病,就是他们等着送票,等到剩一个星期时发现,还真不送啊,那赶紧买吧。其实,这是跟观众之间互相有一个博弈。

  过去出去演出大部分要去送票,等于是我们的文化走出国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要给人家租院场,再去组织演出,组织华人来看,观众就像我们拍电影电视剧时的群众演员,得雇,还得有录像、导演、副导演等等,就那么热闹。

  回归本行一入行就演话剧其实从未离开

  记者:现在几乎很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身影,但你塑造了太多的经典,观众对你念念不忘,你是否会回归电视或者说回归到你的老本行演小品?

  陈佩斯:其实,现在演话剧就是回归。我一入行就是演话剧,后来演电影、做舞台短剧被电视播出,一直都在戏剧的行当里没出来。小品其实也是戏剧的一个内容,就叫戏剧短剧,我其实从未离开过。

  记者:对这部话剧还有什么期许吗?

  陈佩斯:往前走呗,接着演出。有的演了17年的戏,还有很多观众没看过,这就是戏剧的魅力。信仰可创造,文化要被坚持,文明要传承。

  记者:这两年,各种小品和相声的综艺节目很多很火,如果他们邀请你去当评委或导师,你会出山吗?

  陈佩斯:没时间,什么都有,就是没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话剧上面。

  互怼

  陈佩斯舞台上“小动作多”

  记者:你们在合作中有没有出现争议或者磨合,可以和我们说说吗?

  杨立新&陈佩斯:有有有。

  陈佩斯:一直在磨合,真是从碰到开始就在磨合这戏。

  杨立新:陈佩斯的风格还是很有特点的,特点越强……

  陈佩斯:毛病也越多,我都能知道你下一句要说什么。

  杨立新:他表演比较夸张,而且幅度比较大。

  他上春晚十几分钟,一上台三句话就想要出满堂彩,努力了半年就为了那十分钟,所以他演戏就像用110米跨栏的速度在跑1万米,那不累死了。

  陈佩斯:他就开始帮我剪这些毛病,一开始说得很少,等戏立起来了,今天跟我说两句、明天跟我说两句,这剪点那剪点。开始我还跟他争,但后面仔细一想,有道理。尤其是一看录像,在台上乱动不行,人家在那演,我一动,戏给搅了,又把我累得都是汗。

  杨立新:他原来和朱时茂两人,随时都在演,舞台不是这样的,舞台是有特点和焦点的,乱动又累又把戏给搅了。

  陈佩斯:我演小品,就两人,我要嫌他差点,就得使劲,所以就得拼命去挣扎,有时候剧本不足的情况,就得靠表演去撑。所以习惯了,好几十年的毛病根深蒂固,得一点一点改。

  导报记者崔晓旭/文吴晓平/图见习记者黄丽彬

TOP10

资讯排行榜

TOP10

图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