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毕士明以瓷为“纸” 绘出百味人生

2022-07-01 10:37 来源:厦门新闻网 阅读数:1744

  毕士明家的客厅有一面墙柜,专门用来摆放自己的瓷画作品。

  青花釉里红500件四方瓷筒

  毕士明家的画墙。

  厦门网讯(厦门日报记者 刘少敏 实习生 徐妍迪 图/记者 黄晓珍)69岁的画家毕士明,终于办个展了。今年4月份刚在厦大校园内办完首展,马上又有集美的展厅邀他再办。消息一出,妻子袁洁的手机就响个不停,不少老朋友来打听消息——毕老师的那些宝贝瓷画,这回还参展吗?卖不卖呀?

  毕士明的国画向来不缺粉丝,没想到他退休后“玩”瓷画,也这么有市场。袁洁打心眼里为丈夫高兴,可就是听不得那句“卖不卖”。“瓷画是毕老师的业余爱好,有人欣赏认可,我比他还高兴,可我就听不得别人问我‘卖不卖’,这一件件跟自己孩子似的,怎么卖呀?”

  学艺

  60岁刚办完退休手续

  就去景德镇追梦

  2013年毕士明60岁,在宣纸上画了一辈子国画,觉得不过瘾,也想在瓷器上试试。3月18日,老两口把行李一收拾,前脚刚办完退休手续,后脚就坐上绿皮火车,赶往景德镇追梦去。

  夫妻俩在河边租了套房,白天,毕士明在窑里作画烧瓷,袁洁负责打点他的一日三餐;晚上夫妻俩就拿着烧坏的样本,复盘探讨做笔记。在2014年元旦回厦的绿皮火车上,老两口带着两幅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高温色釉瓷板画,见谁都是一副警惕的神色,引得列车长都跑来问:“大哥大姐这是跑什么贵重买卖吗?”

  瓷画算“贵重买卖”吗?对毕士明来说,它们贵重,却不是买卖。“我自己都烧不出几个好的,还给别人?”毕士明说,烧坏的瓷器都让他咬牙拿锤子砸了,夫妻俩的退休工资搭了不少在里头。每次都是把钱用光了,两口子才意兴阑珊地回家继续攒钱。

  毕士明有自己提高出窑率的小秘诀——和窑工交朋友。有一次一起吃饭,一位窑工就拿下巴指了指毕士明瓷瓶上绘制的垂柳,直言“你这样画不行”,看着漂亮,烧出来肯定要“炸”成一片。

  毕士明画了几十年国画,当过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的副院长,在美术界颇有地位的他,画作被国际奥委会收藏,可对窑工这句耿直的“你不行”没有半点抵触,马上请对方“给支个法子”。在虚心求教多位窑工后,毕士明用堆料再局部挑薄的方法重新创作,画出来粗糙,可烧制时,挑薄的部分高温熔化自然流淌,竟烧出了柳絮飘扬的灵动感。

  藏画

  客厅不摆家具

  一面墙柜专放宝贝瓶子

  每年夫妻俩回厦门,这些瓷画也会坐着运输公司的车赶来相会。可一开始的老房子已经没有多余的空位,这些宝贝也只能放在仓库里蒙尘。2015年搬新家,两口子的客厅不摆家具,愣是弄了两面墙,一面是毕士明作画的画墙,另一面是摆放这些宝贝的墙柜,客厅不像客厅,倒像半个艺术展厅。

  在毕士明家客厅的墙柜两侧,一左一右摆放着“镇宅之宝”,那是一对青花釉里红500件四方瓷筒(500件是形容瓷器大小的术语,指60到65厘米的瓷器)。

  当时画好后,等了一个多月都没能进窑烧。毕士明实在不理解,私下问窑工为何拖了这么久?窑工神秘一笑反问他,“你想烧得好不?”毕士明连连点头,毕竟这么大件,烧坏了多心疼啊。窑工告诉他,大家都在帮他“抢C位”,再等一等就能凑齐一窑,到时青花瓷围一圈,把他的这两件大件放在中间,烧制温度均匀有距离感,成功率自然提高。

  出窑那天,毕士明等在窑口,双手都搓出汗来。开窑后,窑工让他快上前看看,毕士明还来不及上前,前头守着的瓷友已经惊呼起来。“这是我接手以来,烧得最好的青花釉里红500件。”窑口老板问毕士明卖不卖,一口就被拒绝了。直到现在每次联系这位窑口老板,他都要问一句:“您那对500件,还在手上吧?”

  毕士明的瓷器被人惦记不是头一回了。墙柜中间还有一件釉里红瓷瓶,当年出窑后他去取,却见瓶口上压着一张名片。是一位大老板留下的,说是请毕士明联系他出个价。毕士明看都没看,把这张名片往旁边桌上一放,就抱着自己的宝贝瓶子,哼着小曲儿回家了。

  【人物名片】

  毕士明

  1953年生,辽宁沈阳人。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1991年调入厦门大学美术系任教。曾任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兼美术系主任,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国画创作,尤擅人物动态形象塑造,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美展及在报纸杂志上发表,其中作品《古风》入选第四届中国体育美展,并被国际奥委会收藏。

0.11024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