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读客网!

 提醒您注意天气变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气科学榜 > 科学技术 > 正文
监禁虐待、颠倒黑白?网秦高层深陷罗生门
2018-09-12 15:26:00   来源:厦门网   评论:0

   原标题:监禁虐待、颠倒黑白?网秦高层深陷罗生门

   作者:吕倩

左二为网秦创始人林宇

左二为网秦创始人林宇

   “他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一位过去曾采访过林宇的人士在看到林公开在网络上的照片时颇为吃惊。9月11日上午,这位瘦了30多斤体重的事件主人公,正被拥簇在人群之中,身后是一直陪伴在侧的司机与保镖,面前是两位警察对其进行证件查询,他们所在地点正是前网秦移动、现凌动智行公司总部。

   现任网秦董事长史文勇聘来六名黑衣保安堵在门口,阻止林宇进入公司内部的可能。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10月,林宇与两位合伙人史文勇、周旭一起创办网秦,从移动安全业务起家,并于2011年5月赴纽交所上市。上市之后,公司管理层多次调整,天眼查企业背景显示,网秦工商信息变更记录多达15次,包括经营范围、注册资本、法定代表人、住所等,甚至董事(理事)、经理、监事系列岗位便分别于2014年8月20日、2015年1月9日、2015年11月18日进行过更改。如今,声称当初“被辞职”的网秦创始人林宇,单方面宣布罢免史文勇,接任网秦CEO,并抛出“绑架论”,再将一片混乱的企业管理引向罗生门。

  各执一词

   9月10日晚间,关于林宇与史文勇之间的矛盾、以前者通过公关公司发布的版本在网络上迅速传播——“2016年11月10号深夜十一点多,林宇在路上被一批人从身后把头一蒙,抬上车了。此后则是长达13个月的拘禁。期间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换过多座城市,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就跟电视剧《鹿鼎记》里面铐鳌拜一样,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全身是伤。”

   夸张的形容与离奇的过程刺激着事件的传播与讨论,随后,另一方当事人现身并逐条反驳林所描述的内容。

   另一位当事人史文勇先于9月10日下午17点半左右发布朋友圈与个人微博称:针对林宇对我的恶意中伤,本人特此声明:1、本人与其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2、本人在公司正常履职;3、本人对于这种毫无底线,恶意造谣,栽赃陷害的做法深表愤慨,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

   9月11日,史文勇发布回应称,分条反驳——1、2016年11月10日被非法拘禁;2017年12月28日被解救;再到2018年8月3月才立案,中间长达8个多月时间。一般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很蹊跷。2、假如案件嫌疑人身份被公开,是会影响警方办案的,这样的做法并不合常理。犯罪嫌疑人身份应由警方公布才合理合法。3、到目前为止,史文勇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4、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对方曾发出众多邮件、短信给公司投资人,声称史文勇违法被国际通缉等信息,这种做法严重影响史文勇本人声誉,同时这并不是一个懂法律的人能做出的事情。

   同时,凌动智行官方微博发布《凌动智行发布关于特别委员会独立调查的报告暨宣布董事会变更》,史文勇转发并附言称——这才是上市公司官方公告,而不是某些人蓄意炮制的非法董事会和假公告。林宇正是在上周末提前知道公司调查结果和公司决定后,对上市公司进行攻击:

   1、开了个假董事会;2、发布假新闻,扰乱视听;3、带几十个黑西服大汉到公司拉条幅堵门,妄图强行接管公司;4、毫无底线地编造无中生有的谎言,通过媒体继续造谣诬陷我。这一切都是恩将仇报,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烂的疯狂手法,已经远远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真假虚实之间,真相扑朔迷离。

  进而不得

   11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来到凌动智行公司总部,其员工分属两栋楼——雍和航星园4号楼主要承载网秦子公司员工,门前安静,并无任何盘查人员站岗。其内部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几天并未见过林宇或史文勇出现,同时她称上周史文勇即出差在外,但具体所去地区属境内还是境外,她并不知情。

   相互毗邻的8号楼即凌动智行公司所在,大厅门口站着两位保安人员,来回走动、时而向对讲机回复几句。保安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接到园区物业负责人通知,严禁那个人进入楼层。

   “哪个人?”

   “就他。”保安超右前方努努嘴。

   他所指的当事人,即被航星园区物业严禁进入8号楼的,便是纠纷主人公之一的林宇。原本白胖圆润的他,如今瘦了三十斤之后,身形单薄、五官突出,但至少身上的西装并未不合身,可见林宇是有为身形的变化重新添置衣物。

   林宇身后站着三名身着黑西裤、白衬衫的保镖,不发一言,另有两名手提公文包的同行;林宇面前则是两位身着警服的人员,一面阻拦者林宇一行人进入8号楼内,一面说着“你先别管,你先把证件拿给我看看”。林宇随后拿出手机上下翻动,似是在找什么内容,找到后一边递送给警察查看、一边指向8号楼解释着什么。

   保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那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从昨天就来了,昨天还扛着横幅,写的‘网秦创始人回归’。今天没留意,好像是没带横幅了。”

   保安嘟嘟囔囔地吐槽称,“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非要这么闹。不过我们也不知道具体什么矛盾,反正‘上面’让我们干啥我们干啥。”他所谓的“上面”,是指特意叮嘱他们严禁林宇进入大楼内部的物业负责人。

   盘查与阻拦进行到上午接近十一点,林宇一行人最终离开,而两位警察一名靠在警车旁、一名坐入驾驶室内,等了一会儿,确定林宇等人真的离开、不再尝试进入大楼内后,也最终驾驶警车离开。

   从网秦办公楼离开的林宇,整个下午便忙于电话访谈,第一财经记者拨过去三次电话、接收回三次“我稍后会再打给你”。

   终于接通后的林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午已然进入办公室内部了,“我是公司的控股大股东,当然有权利进入,这几天我一直在楼里办公。”但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到的现场是,六名黑衣保安驻守门口,时刻准备阻拦林宇等人的进入。

   至于在门口与警察周旋一幕,林宇则解释称,“因为门口被安置了三四名保安阻拦我进入,于是我报警叫来警察。他们也不是在跟我要证件,而是跟我索要董事会决议结果,以确认我的大股东身份。给他们看了之后我就带着司机跟保镖去附近咖啡厅见记者了。”

TOP10

资讯排行榜

TOP10

图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