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读客网!

 提醒您注意天气变化!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报 > 2018-11-07 > 正文
廖忠:推崇治疗性价比的良心医者
2018-11-07 00:00:00   来源:   评论:0

    廖忠(右三)和学生们在一起

    □东快记者林雅/文受访者供图

    “治疗同样也有性价比!推崇以尽可能小的手术创伤和最少的经济代价,来获得对患者最有用的功能恢复,这才是真正的‘医者仁心’之所在!”这是厦门大学附属福州第二医院脊柱外科主任医师廖忠发布在好大夫平台上的个性签名。从医20多年,他始终推崇治疗的高性价比。

    何为治疗性价比?2017年,廖忠团队收住院手术治疗的近800位患者,人均医疗费用不到3万元,仅为同级医院的一半。有业内人士评价,比三明医改更为低廉。

    “福建健康”廖忠脊柱矫正和微创工作室工作室主任:廖忠

    成员:崔为良、薛经来、王朝晖、颜剑文、林毓涵

    团队擅长:脊柱侧弯或后突驼背、半椎体等脊柱畸形矫正,颈、胸、腰椎神经疾病的微创治疗(颈椎病,椎间盘突出、黄韧带骨化症、腰椎滑脱、椎管狭窄、颈、胸、腰椎骨折),脊柱肿瘤切除术。

    执业地点:厦门大学附属福州第二医院

    镜下研术向“微创”要治疗性价比

    凭借着现代科技的推动,脊柱微创成为脊柱外科发展最为迅猛的领域之一。作为脊柱外科专家,廖忠自然不会放过这块“兵家必争之地”,他曾多次前往德国、美国学习交流先进的脊柱微创技术。

    采访当天,廖忠开门见山,向东快记者介绍了微创技术最新进展,即在胸椎黄韧带骨化症上的内窥镜手术,同时谈到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微创观”。

    胸椎黄韧带骨化症是一种退变性疾病,中老年人高发。由于胸椎的椎管比颈椎、腰椎都小,全无缓冲空间,要解决这个棘手问题,医生要在全麻下做大范围椎板切除后,进行胸椎管的开放扩大减压术,因此风险最大,手术瘫痪概率最高。如何降低手术风险,避免脊髓损伤?在传统手术的基础上,廖忠进行了手术的改良,实现了100%的零脊髓损伤,并在2016年的省骨科年会与骨科同行作了交流报告。

    尽管如此,廖忠觉得还不够,他还在追求更小的创伤和更快康复。从2017年年初开始,他将椎间孔镜的内窥镜拓展应用于胸椎黄韧带骨化症的治疗上,通过一个不到1厘米的切口局麻下就完成过去令脊柱外科医生谈之色变的大手术,且病人的总费用不到2万元,而一般传统手术至少要五六万元。

    由此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对福州外地来的夫妇,老公患有严重的颈椎病——后纵韧带骨化症,因不全瘫痪行走不稳,老婆扶着来住院的。廖忠给该男子做了手术,老婆看到老公恢复迅速,就说自己脚麻乏力也想看看,结果一查是更可怕的胸椎黄韧带骨化症。

    在全内窥镜下,廖忠团队只需开一个7毫米的口子,在局麻下就解除了她背上胸椎的脊髓压迫,术后伤口只要缝一针,病人在术后亦即刻可以下床活动。这对夫妻先后用同一张床出入院,在老婆术后的第二天,两人就高兴得携手出院回家。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张西峰教授是廖忠的业界好友,其是微创脊柱外科领域的领军人物、脊柱内窥镜技术在中国的开创者之一。张教授曾说,“微创的理论,特别是实践,按照乔布斯的说法就是,简单可能比复杂更难做到。因为一旦做到了,便可以创造奇迹。”

    在2017年11月底于广州召开的第八届中国微创脊柱外科大会暨第四届中国脊柱内镜学术会议上,廖忠就最先进的胸椎内窥镜手术技术,受邀与张西峰教授等诸多的中国微创脊柱外科大咖同台论“镜界”。

    “病人术后的笑容会让医者获得‘爆发般的幸福感’,所以有时一定的风险值得医者去担当。”正是脊柱外科这种高压环境,造就了廖忠富有魄力和胆识的工作风格。

    廖忠说,医院脊柱外科在华东地区最早使用局麻下微创脊柱内窥镜手术治疗椎间盘突出,避免了钉子内固定融合腰椎,获得福州市科技局科研基金资助项目。他们目前已经累计开展了2000多例,居省内第一。

    也正是因为持续的积累经验,廖忠的团队成为了省内的一支脊柱微创先锐部队,将椎间孔镜的内窥镜应用从腰椎不断拓展到颈椎、胸椎全脊柱。

    无悔“拆弹”重新再选择答案还是不变

    由31对椎骨连结而成的脊椎,如果出问题,可以引发全身从头到脚的各类疾病。内窥镜无法一揽子解决所有问题,因此,在疾病治疗领域里,作为脊柱外科医生,不仅要不断追求高度,还要涉及得很宽。

    廖忠自诩相对内窥镜下的脊柱微创手术,显微放大镜下的颈椎前路手术更令他自己引以为傲。为了成为颈椎前路“高手”,在17年前一次器械展览会上,他与参展者磨破嘴皮,只为了买下最后一台头戴式显微放大镜样品。最后,他自掏腰包花了几千块钱终于买下,他不心疼花了好几个月工资,却兴奋自己得到了高大上的手术“利器”。

    因为颈椎是个敏感部分,颈椎前路手术中彻底的减压是前提,成功的关键在于精细解剖。放大镜下操作,使得手术区域较以往放大了2.5倍。

    2017年11月,有一名60多岁的后纵韧带骨化症的严重颈椎病患者通过转介绍来找廖忠一搏生机。由于手术致瘫风险极高,病人此前接受了各种保守治疗,但收效甚微。如果不手术他将自然进展到全瘫,时间或长或短,但稍微一点外力,点头或抬头就可能全瘫,再想手术就回天乏力。如果手术,他可能马上就瘫了或者是幸运捉住一线生机。

    廖忠作为保持着不瘫记录的颈椎前路术者,他选择了迎难“拆弹”。

    4个多小时,显微放大镜下的“蚂蚁啃骨头”般精雕细琢后,“炸弹”被紧张而有序地成功拆除了。但病人还是难逃瘫痪,如今经过康复治疗有所好转,从全瘫转为一侧肢体半瘫。尽管由于手术风险巨大,手术前双方签下了可能下不了台的“生死状”,但术后这个不尽理想的结果,患者及家属却不能接受。

    “这样的病人好比抱着随时要爆炸的炸弹前来。外科医者作为‘拆弹者’,拆还是不拆?”

    时隔近一年,廖忠坦言,如果再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还是选择“拆”,当时是患者的信任让他无惧失败放手“拆弹”。如果今后再碰到类似的情况,他的选择还是“上”。面对手术台前的生死较量,医生不可能因噎废食,也不可能因为一次不完美而拒绝救治其他病人。

    停顿了一下,他又加了句,“病人上了手术台,就是把全部压力承载在术者的心头。对于医患关系,你走下生死线,我从你生死线走下。其实我只是行医的普通人,不是神,或许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如患者所期待的那样,但面对无力回天的无奈时,至少我们可以选择坚持,可以保证用心为你诊治……”

    八年坚持伤者一辈子的两重天

    廖忠的实在让他收获了高人气,他在好大夫在线的个人医生网站访问量超过200多万。门诊、手术、会诊、学术会议、科普、回复全国各地网友的咨询……廖忠可以说经常忙得分身乏术。但有一件事,廖忠开了头就坚持干了8年。这在外人眼中有点“自找麻烦”,因为这事,他经常要在三更半夜做急诊手术。

    记得有一次,医院急诊科接收了一名龙岩转来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入院时,患者用颈托固定住脖子,请了廖忠组上的医生会诊,决定检查做完后,过两天手术。

    但入院一天后,病人突然出现变症,单侧手没力气了,医生怀疑是脊髓神经压迫造成。廖忠说,只要有可能,必须尽快争分夺秒解除脊髓神经的压迫。因为处理不及时,病人有可能就再也好不了,或者再也好不完全了。

    当天恰逢星期五,为了不把病人的手术拖到下一周,廖忠加班把手术做完下班已经是晚上9点。不到2个小时,刚回到家不久的他接到电话后,二话不说又返回医院,决定为其急诊手术。廖忠一行人从凌晨2点开始手术,一直持续到凌晨8点多才结束。第二天是周六,原定休息日,但廖忠邀请了北医三院的教授来开展一台高难手术。紧接着又是三个多小时高强度手术,此时他已经整整工作了将近30个小时。

    因为手术及时,术后急诊患者的脚趾就可以动了,腿可以抬起来了。他这辈子不用坐轮椅了。

    脊柱外科原来基本上不开展夜间急诊手术。但如今在厦门大学附属福州第二医院会常备一套颈椎和腰椎的手术器械和耗材,只要有这样的病人入院,就有一支“召之即来,来之即战”的团队,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手术,不会因为检查、预约而延误救治时间。把挽救脊髓损伤的病人当成头等大事常态化开展,在全省也都少见。

    一次风险的担当、一次成功的抢救、一次完美的多学科联动,这只是脊柱外科夜间急诊手术千万次生死时速的缩影。急病人之所急,这是医者的责任心,也是为人善良的本性!

    采访当天晚上9点,在三明刚做完一台颈椎脊髓损伤急诊手术的廖忠连夜赶最后一班动车回福州。大中午到深夜,半天的来回奔波最后都浓缩成一条致谢短信,“廖医生,感谢你们不论白天、深夜为了抢救病人尽心竭力,感恩您的博大医术,给予我大哥第二次生命……”

    “我们一小时的辛劳或许是伤者一辈子的两重天。我们从事自己所兴趣的工作之时还劳有所获,就是一种幸福和成就。”与记者电话连线时,廖忠的一字一句平凡而又真诚,在微凉的夜里传递出医者的职业温度。

    在“骨科江湖”历尽千帆的他,依然是当年那个握着老农民的双手,说“老伯,把这钱加进去,给孩子买一副更好的拐杖吧”的温暖医者,那个初心不改的少年。

TOP10

资讯排行榜

TOP10

图片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