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读客网!

 提醒您注意天气变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气科学榜 > 新奇观点 > 正文
留学生讲话中英夹杂很装?其实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2018-07-19 08:12:00   来源:厦门网   评论:0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惜辰

  据国外BBC网站报道,大多数长期移民都知道母语略有些生疏的感觉。这个过程显而易见:离开自己的国家越久,你的母语会越生疏。但实际上也并非那么简单。

  我们为什么、什么时候以及如何逐渐忘记母语?这背后的科学往往是复杂、违背常理的。事实证明,你离开多久并不是最重要的。与其他同在国外、说同样母语的人社交可能会弱化你的母语技能。创伤等情感因素可能是最重要的因素。

  受影响不仅仅有长期移民,在某种程度上还有学习第二语言的人。

  埃塞克斯大学的语言学家莫妮卡·施密德(Monika Schmid)说,“你开始学习另一种语言的那一刻起,这两个系统就开始相互竞争。”

  施密德是语言流失(language attrition)的一名领军研究者。这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研究领域,该领域的研究重点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母语。在儿童中,这种现象更易解释,因为他们的大脑通常更灵活、适应性更强。直到大约12岁,一个人的语言技能相对容易改变。对各国被收养者的研究发现,即使是9岁的孩子,当他们离开出生国后,会出现几乎完全忘记母语的情况。

  但在成年人中,除极端情况外,母语不太可能完全丧失。

  例如,施密德分析了战时受过迫害、移居英国和美国的德国犹太裔老人的德语。影响他们语言技能的主要因素不是他们出国多久或离开时的年龄,而是他们作为纳粹受迫害者所经历的创伤程度。那些在暴政初期或迫害最残酷时期之前离开德国的人,虽然在国外居住的时间最长,但说的德语却更好。那些在1938年水晶之夜后离开德国的人往往说德语时感觉困难或根本不说德语。

  施密德说:“这似乎很明显是创伤的结果。”尽管德语是童年和家庭的语言,但它也是痛苦回忆的语言。创伤最严重的被迫害者压制了这种语言。正如其中一人所说:“我觉得德国背叛了我。美国是我的国家,英语是我的语言。”

  语言切换

  母语大幅丧失只是个特例。在大多数移民中,母语或多或少与新学的语言共存。母语维持得如何与天生的能力有很大关系:无论他们离开出生国多久,通常擅长语言的人往往更善于维持母语。

  但是,母语的流利性与我们大脑中管理不同语言的方式密切相关。施密德说,“单语和双语大脑之间的根本区别在于,当你成为双语人士时,你必须添加一种允许你切换的控制机制。”

  她举了个例子。当看着面前的物体,她的思维可以在两个词之间进行选择,如英语的desk和德语的Schreibtisch(施密德是德国人)。在英语环境中,她的大脑抑制Schreibtisch并选择desk,反之亦然。如果这种控制机制很弱,说话者可能很难找到正确的单词或切换到第二语言。

  与其他说同样母语的人共处会让情况变得更糟,因为如果你知道彼此都能理解对方,你就没有什么动力坚持使用一种语言。结果通常会出现语言混合的现象。

  伦敦是全球最多语的城市之一,这种语言混合现象很常见,几乎就像一种城市方言。这里讲的语言超过300种,超过20%的伦敦人说着非英语的主要语言。

  星期天在伦敦北部的公园里漫步时,大概可以听到波兰语、韩语等十几种语言,还不同程度地混合了英语。

  两个恋人在野餐毯上卧躺着,用意大利语聊天。突然间,其中一个惊呼:“我忘了关闭窗户!”其中夹杂了英语和意大利语。

  一个操场上,三名妇女正在分享食物并用阿拉伯语交谈。一个小男孩跑到其中一人面前喊道:“阿卜杜拉对我很粗鲁!”他的母亲用英语说“听着!”,然后又开始说阿拉伯语。

  当然,切换与遗忘不同。但施密德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非正式的来回切换可能会使你的大脑更难以在需要的时候停留在单一的语言轨道上:“你发现自己处于语言变化的加速螺旋中。”

  语法变化

  南安普顿大学的语言学家劳拉·多明格斯(Laura Dominguez)在比较两组长期移民时发现了类似的现象。这两组移民分别是移居英国的西班牙人和移居美国的古巴人。西班牙人住在英国的不同地方,大多说英语。古巴人都住在迈阿密这个拥有大量拉丁美洲同胞的城市中,并且一直讲西班牙语。

  多明格斯说,“显然,在英国的所有西班牙人都说,‘噢,我会忘记西班牙单词。’通常他们会告诉你,‘我很难找到正确的词,特别是当我使用为工作而学的词汇时。’”作为一名在国外度过了大部分职业生涯的西班牙人,多明格斯也认识到这种困难,她表示,:“如果不得不用西班牙语与西班牙人对话,我认为我做不到。”

  然而,当她进一步分析测试对象的语言使用情况时,她发现了一个显著的差异。住在英国的西班牙人完美地保留了他们的基础语法。但住在迈阿密的古巴人虽然经常使用母语,但已经失去了某些独特的母语特征。关键不是英语的影响,而是迈阿密其他带有不同口音的西班牙语的影响。换句话说,古巴人开始更像哥伦比亚人或墨西哥人。

  当多明格斯从美国回到西班牙,在那里她有很多墨西哥朋友,她的朋友说她现在听起来有点像墨西哥人。她的理论是,另一种语言或方言越熟悉,它就越有可能改变我们的母语。

  她认为,这种适应性值得庆祝,因为这证明了人类的创造力。

  她说,“语言流失并不是件坏事。这只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这些人已经改变了他们的语法,这与他们的新环境相适应。促使我们学习语言的因素也能让我们发生这些改变。”

  母语流失是可逆的,至少在成年人中是这样:回国通常会有所帮助。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母语与更深刻的身份、记忆和自我意识是紧密相连的。

TOP10

资讯排行榜

TOP10

图片排行榜